<span class='yzk_title_91'>生活中的暴击值不值得我们去感谢?</span>-一只小白

写在前面

  • 有关休学的观点还在憋,到今天憋的这点还不够我拿出来再和大家讨论所以今天扯点别的,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奇葩说》某期辩题的反思文章,但是每次都是看的时候想法万千写的时候没东西写了(其实就是自己懒得在看的时候记下自己的观点),但是为什么今天要写这么一篇文章,因为我这些天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隔和这个辩题差不多?

序言

  •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我和邱晨、马东的观点差不多,我虽然觉得它不值得但是我的心却又隐隐的在告诉我:我要感谢生活中的那些暴击(而不是制造暴击的人),因为是它们(这些生活中的暴击)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让我认识到了你们。但是,我不能因为这个就去说生活中的暴击是值得被我们去感谢的,值得这个词太重了,它像是一道判语,一旦我们下了这样的判语,它就无时无刻不在审视我们,审视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否符合我们自己下的判语,试问一下有谁能承受的住这份重量?
  • 我们在做每一个判断,下每一个定论的时候都有一个容易被我们自动忽略前提。就像我说:我赞成大学生休学。是在满足“你呆在大学是在浪费时间”这个前提下的,而我们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忽略这些前提。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得的正确或者绝对的错误,如果你说有并且还能信誓旦旦的举出反例,我不会去反驳,因为你的举动就像是在证明自己的愚昧,你的愚昧来自于你不知道自己的无知。
  • 所以今天我写这片文章的目的就是分享一些我反思出来的想法,以供交流(希望会有人和我交流)。

我想说的零碎的几点

在既定的社会条件下我们要感谢那些让我们学会如何适应社会的暴击。

  • 还是存在我们要感激的暴击的,因为如果没有暴击的警示,我们可能已经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毁掉了自己的一生。毕竟我们是生活在既定的社会条件下的人,所以我们不得不接受社会的各种条条框框对我们的约束,而在这中条件下我们别无选择,飞飞说难道那些东西我们必须要从暴击中获得吗?我想说:是的,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没办法从一本书里去学习到该如何融入这个社会、如何在这个社会立足,并且他们也遇不到像马老师这样的贵人为他们指路,所以他们只能去碰壁只能去被暴击然后学习然后记住、学会。

能从暴击中领悟多少是一个人能力的问题。

  • 每个人都会经历暴击,而后能从某些暴击中学到一些这这那那的东西,但是也存在很多暴击对于我们来说丝毫没有正面作用,我们总是在疑惑这些暴击存在的理由甚至抱怨这些暴击为什么要出现?因为如果没有他们你可能会生活的更好,但是你不能从这些暴击中学习到东西其实是你能力的匮乏所导致的,与暴击无关。我们不能把我们不能理解的统统划为无用的,存在即合理,有些暴击既然存在了总会有它的道理,只是你体会不到、理解不了罢了。

但是我们不要感谢社会。

  • 在既定社会条件下的我们需要感谢那些让我们学会如何适应社会的暴击,但是我们不要感谢社会。原因的原因不是原因,社会给你设置了一些障碍,暴击教会你如何躲避障碍,我们要感谢暴击但是请不要因此感谢社会。在强大的社会面前我们更多的其实是顺从而并非感激,在既定的社会条件下我们受到了暴击不得已而违背了自己的初心,大多数人在经历了暴击之后选择的是抱怨暴击让他们改变了自己,但其实真正改变他们的是这个社会。

你不一定要爱拼,但是你一定不能输

  • 你不一定要做一个像飞飞那样的人,不需要去做“爱拼才会赢”本人,可以顺从强大的社会、可以去改变自己违背自己的初心,但是你千万千万不要忘记你的初心,千万千万不要忘记你自己是谁!鹤立鸡群仍为鹤,但如果一只鹤混在鸡群中忘记了自己是鹤那它就真的不是鹤了。如果你现在太过弱小没办法去拼也根本拼不赢那也没怎样啊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啊,但是请千万不要忘记自己。

总结

  • 根据前面零散的几点我想说:

“某中条件下”暴击值得被我们感谢,但暴击本不应该存在

  • 暴击帮助我们更好的在社会中生存,我们应该感谢,但是暴击不应该存在!罗老师在总结的时候说,社会进步的过程就是(社会中的)暴击在不断减少的过程、就是(处在社会中的)人们承受的暴击不断减少的过程,所以暴击不值得被感谢。前半段我完全同意,但是最后一句结论我不赞同,这只能说明暴击本不该存在,不能说明暴击不值得我们感谢。存在暴击是前提,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应该去感谢那些符合条件的暴击,而后我们再去说暴击其实本不应该存在。
  •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追求我们向往的东西(理想、意义……),我们希望我们未来的社会是理性的、懂得反思的、多元的社会,但是前进需要一个过程,在还没有达到终点的我们不得不根据自己的能力适当的向社会示好以求得更好的生存和未来更好的反击。所以,让我们怀抱初心去感激那些值得被感激的暴击,然后去尽可能的减少暴击出现的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