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已经开始写了,还没写完。

明天又要考试了
我又变成了明知如此还是迟迟不肯复习的我
在恐慌中刷完了突变英雄突如其来了一阵困意
心想着就趁着这份困意让这个使我不安的夜晚在睡梦中度过
盖好了被子,枕了枕头,调整到最舒适的睡姿
我期待的仍旧是没有到来
心不但没有静下来反而跳的的越来越快
是啊,揣着这么一大摊子事情怎么睡得着
醒着又没什么事情可做,想着便打开了博客和编辑器开始更新文章了

缘起

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太会社交的人,到今天为止无论换到什么环境我永远只认识身边的几个人,大学以前察觉不出有什么,只认为无非是人们常说的有点内向,大学以后想着改变,自己做了很多尝试,包括:加入企业校园组织,参加创业训练营,到初创公司做市场推广,天南地北的出去看看……

从改变自己方面来看我做的这些尝试,没用,甚至看不到一点效果,但从自我认知方面来看,我更清楚的认识了自己,也明白了并不是我做得尝试没有效果而是我自己没有接受这些效果。

如果让现在的我作为工作人员在广场发放传单可能不会有任何问题,可当我作为我自己处在人群中的时候我还是会感觉不自在,有压迫感,紧张。我能做好身份转变,可是我仍旧没办法接受这些效果。我很矛盾,这个社会推崇“开放”而我连“开放”的基础条件都不具备,我尝试向社会谄媚却又拒绝社会给我的回馈。

初遇

缘起于上文提到种种尝试,我发现了两个更有趣的人:住在我心里的孩子和老人。

我不知道他们是从何时起住在我心里的,但却清楚的记得我发现他们的时刻,2018年5月16日,我第一次发布这篇文章的那天早上,我买好早餐(武大郎烧饼和一杯冰红茶)走在从宿舍到机械楼的路上,走过北极星不久我的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个念头:会不会有人住在我的心里,如果有人住在我的心里他们会是怎样的存在?

于是我便顺着这个念头开始顺藤摸瓜,经过一番推理我还真发现了他们: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可能是爷孙俩也可能不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清楚的看到了他们的存在,于是当天我到机械楼后就立马打开电脑在博客上写下了这篇文章,题目:住在我心里的孩子和老人,内容只有一个“空”字,其实我当天就想写来着,但是对着屏幕发呆了好久却没写出一句通顺的话,就作罢了,因此内容只留下一个“空”字,还留下了一句“先记下题目,到时候再写。”的摘要。

正好今天思绪万千,无法入眠,索性码字解心结。

从头说起-可能是初恋吧

虽然我并不知道这爷孙俩是什么时候住在我心里的,但是我还是通过残留的蛛丝马迹推断出了他们刚来时的样子:

一颗心上空积满了乌云,这颗干枯了若干年的心终于能接受风雨的亲昵了,乌云下,电闪雷鸣,心剧烈的跳动着,等待着雨的到临。

乌云在心的上空盘踞了好久好久,却迟迟不见有雨下落的踪迹,闪电和雷鸣仿佛是在和心开玩笑,一次次地预示雨的到来,又一次次地延期,心累了,恢复到缓缓地跳动。

某天不知名的东西刺激到了心,使心跳动的幅度突然加大触碰到了云,雨终于是落下来了,一落就是好久好久,看势头应是一场持续了两年的雨。雨不但滋润了心还让本来荒芜的心上开出了花,花很美,没得无法形容,我猜所有见过它的人都会不舍离去,而这爷孙俩便是唯二见过花的人,也正因为花的存在使他俩盖起了小屋留在这心上。

小孩稚嫩、天真对一切未知的事物(包括但不仅仅包括心上的花)都感到好奇,老人老练、成熟看过了世间的种种却仍为心上的花所动容。

小孩醒着的时时刻刻都在屋外、在心上不停的奔跑,在饭点把每天发现的新鲜事都与老人说一遍然后开心的睡去。老人则相反,很少醒着,大多数时间都坐在门前的阴凉处打瞌睡,看着小孩出去然后被小孩叫醒,吃饭的时候听小孩讲他这一天的所见所闻。

第一次离别-眨眼我都长大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心这块地方差不多都被小孩看完了,花也不在像之前那么有吸引力,因为这心上到处都是,小孩走了,说是不满足心这块已知的土地,要去更大的未知的地方去探索了。老人送别了小孩仍旧日复一日在阴凉处打着瞌睡,只是每次吃饭时再也没有小孩和他讲当天的所见所闻了。

小孩走后的每一天老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变化。因为每天都没有变化,因此每天打瞌睡的时间更长了,吃饭的次数更少了,偶尔想到小孩不知道总是自言自语一句不知道他过的还好吗。

离开老人后的每一天依旧充满着新奇。每天小孩都能碰到不一样的人,看到不一样的景,遇见不一样的事,他交了好多朋友,好多好多,却很少有能倾诉每天遇到的新奇事件的朋友,但是小孩并不觉得怎样,毕竟每天不一样的新奇就让小孩应接不暇,只是时常在吃饭的时候对着空荡荡的饭桌自言自语。

别有洞天-我觉得我长大了

可能是在外面呆的时间久了看的东西多了,小孩开始慢慢地对未知不感兴趣了,他自诩看过了世间所有的东西,得意的收拾好行囊回心上找老人了。

小孩到家老人还在打着瞌睡,小孩嚷嚷着把老人叫醒说自己饿了催老人去做饭,老人缓慢地起身有条不紊的准备着丰盛地饭菜,仿佛他知道小孩会在今天回来。饭桌上小孩吃着说着,有进有出,老人听着吃着,只进不出。吃罢后小孩感叹道:我已经将世界的新奇全都看完了,明天开始我就陪您一起每天打瞌睡。

自从那天起小孩真的每天都陪着老人在房前的阴凉下打起了瞌睡,某天小孩因为尿急起身,回来后发现老人不见了,小孩不以为然又回身打瞌睡,却迟迟无法入眠,于是便起身在心上寻找着老人。饭点小孩无果而归,发现老人已经回来了,便连忙追问老人的行踪,老人闭口不言,做饭吃饭然后睡觉去了。小孩又重新燃起了对新奇的好奇。隔天,小孩假装睡着却一直观望者老人的动向,发现老人躺了一会儿便缓缓起身走开了,小孩连忙轻声跟上,就这样走了一段距离,老人来到了一片花丛中,拨弄一番便消失在小孩的视野中,小孩急忙上前,对着花丛一通翻找却不见老人的踪迹,小孩坐在心上苦思冥想,但不成老人会隐身术?又一想这压根是不肯能的事情便立即起身对着花丛又是一通翻找,还是没有。小孩放弃了翻找,找好角落静静地等待老人的出现。

饭点了,老人依旧没有出现,小孩只好原路返回,到房前时猛然发现老人正在房间里准备着饭菜!小孩冲上前去大声质问老人的去处,老人依旧闭口不言,做饭吃饭然后睡觉去了。小孩这回彻底睡不着了,苦思良久未果,气冲冲地回到了那片花丛,想着再好好的翻找一番便猛地冲了进去,结果一脚踩空顺着一个通道蹭蹭的滑了下去。滑至通道尽头又突然的向下坠落,咣的一下落入了这未知领域的底部,小孩先是眼前一黑,紧接着慢慢睁开了双眼,发现这是一条路,通向远方,小孩一路向前走,一路哑口无言,路不是很长,走到路的尽头有一个狭小出口,钻出后仍是一片花丛,猛地发现这花丛竟离房子不远,小孩大步走到房前,发现老人仍在睡着,嘴角微微上扬。

迎接新的新奇-长大重要吗?

小孩又走了,再一次离开了心,离开了老人。小孩临走时对老人说之前是自己太狂妄了,自诩看过世间全部的新奇,经由老人点播才发现自己看过的那点新奇不及全部的亿万分之一,所以自己还想再出去看看。

……

更新中...